嘉石榴楼晓岸:源起禀赋不同,合力打造新金融生态发展

  • 时间:
  • 浏览:21

  从2013年兴起至今,以互金为代表的新金融在国内已走进第7个年头。一方面互金等新金融力量由繁荣喧嚣回归理性发展,另一方面传统金融在新机构与新技术推动下逐步开放业务生态、迈入科技金融时代,也催生了许多“新技术、新连接”的金融业态。新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区别和联系在哪里?新生态下的金融机构又如何互相依存、竞争共生?

  

  1月10日,由零壹财经举办的“2019新金融年会——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在北京正式召开,会上举办了题为“开放与赋能:金融新生态”的圆桌论坛。嘉石榴CEO楼晓岸应邀出席大会,并参与圆桌讨论。

  差异凸显新金融价值

  从行业发展趋势看,、互联网银行、网贷、以及等构成的新金融浪潮下,金融服务的范畴、群体在不断扩大,更多样化的机构、人才正在不断进入到金融服务领域,推动整个金融生态发生巨大变化,并逐步形成产业交融、资源聚集、链式共生的新金融生态圈。

  嘉石榴创始人兼CEO楼晓岸指出,新金融与传统金融既互学所长、互补所短,又存在差异化发展,而两者之间的差异恰恰是新金融源起的动力和存在的社会价值所在。

  她具体从十四个方面进行对比分析。首先在经营价值观、目标导向和机构执行小微政策的专注度上,新金融不同于传统金融,以服务自然人或小微客群起家,对目标客群的服务更专注和细分,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市场规则为其最为重要的经营价值观,且更注重服务能力、增长性和市场认可度。

  其次,从运营成本、服务流程、价格、资产质量、风控、技术应用和财务平衡七个方面看,新金融机构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信息、数据科技等技术,深入实体产业,灵活调整授信流程与模型,为小微实体提供更快、更精准以及成本更透明的服务,但新金融机构在风险缓释、政策扶持方面明显不具优势。

  最后,体现在渠道、场景、社会宽容度与从业人员动力等方面,传统金融对外部渠道和场景更为依赖,新金融有自建或较为稳定的合作渠道、场景。社会舆论对新金融要求也更为严苛。新金融更为倾向采取长期激励、差异化奖励,新金融机构具有更强的内生活力。

  合作共生促新金融生态完善

  进入2019年,以互金为代表的新金融步入监管与合规的最后冲刺期,构建和谐共生、良性竞争的金融生态,扶持实体经济以及落实普惠金融发展根本成为行业主旋律。

  监管细则的确立以及促进实体经济转型使命的双重作用下,催促了以网贷为代表的新金融生态圈加速成型。其表现不仅仅在于深耕小微填补传统金融服务空白,更多还有深入实体场景定制化金融服务,比如供应链金融、等。以嘉石榴为例,自成立以来,不断深入B2B产业生态,为产业链上下游小微企业提供金融解决方案,目前平台资产来源从商贸物流供应链小额贷到小微抵押贷,充分覆盖到不同场景融资需求。

  在楼晓岸看来,未来随着监管到位进一步落实,传统金融与步入合规通道的互金行业将从差异化发展逐步走向互补合作,深度融合也将成为未来金融行业的发展主题。

  “在互金与传统金融共存的新金融生态中,各个机构的能力不一样,很多时候不是竞争,也不是简单的取代。比如说互金平台优势在信息渠道和服务流程的效率上,基础结算功能、存管职责等肯定是由银行来承担。现在新金融生态圈的组成部分不仅仅是金融,还加入了交易辅助环节,只有紧密结合起来,才能够为小微实体的融资扎好风控篱笆墙、为小微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通道做更好的疏浚引导。从而推动整个新金融生态有序竞争与稳健发展,最终助力实体经济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