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熟悉的對手:總冠軍賽打勇士最有經驗的人

  • 时间:
  • 浏览:46

  

  並不是每次採訪的內容都能立刻面世。

  有時候就像這個對多倫多暴龍隊助理教練Phil Handy的採訪一樣,它發生在他們這個神奇賽季開始的時候,卻是在今天被公開發表——你和某個人進行了一次很好的談話,並決定把它留到別的時間再公開。8個月後,故事背景在某種程度上發生了變化,這賦予了那場對話新的生命。

  話不多說,認識一下這位總冠軍賽打勇士比任何人都經驗豐富的人吧。是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話,這個「任何人」也包括勒布朗-詹姆斯。

  在Handy去年夏天加入尼克-納斯的團隊之前,這位在加州奧克蘭長大的男人在過去的五個賽季里都是克里夫蘭騎士隊的助理教練,而今年他所在的暴龍又要面對他的家鄉球隊金州勇士。換句話說:連續五年總冠軍賽,Handy都站在了勇士的對立面。

  這已經是絕無僅有的了——更不用說他還恰好來自於這個城市(奧克蘭)。

  2015年,當勇士隊4-2戰勝騎士隊贏得總冠軍的時候,他就在大衛-布拉特麾下(擔任助理教練);一年後——泰倫-盧作為總教練的處子賽季——Handy在G2賽後對全隊發表的演講被稱讚為是騎士隊從3-1落後完成歷史性逆轉的第一顆火種。他在2017年和2018年也在那裡(騎士隊),在這期間凱文-杜蘭特加入了這場戰役,勇士隊贏了9場比賽中的8場(先是5場取勝,隨後橫掃對手)。他將會在周四出現在多倫多,屆時總冠軍賽G1將會打響,這將是勇士隊傳奇的奧克蘭時代的最後告別(他們下賽季將搬到舊金山的大通中心)。

  但Handy與金州勇士隊的紐帶並不會就此終結。如果不是勇士隊助教邁克-布朗在2011年將他加入到湖人教練團隊中,又在2013年在他(布朗)第二次成為總教練的時候將他帶到了克里夫蘭,那Handy也許永遠也進不了NBA。

  在成為聯盟最受尊敬的球員發展教練之一前很久,Handy還是一名退休球員,他在舊金山灣區核桃溪市的郊區開辦了一家籃球培訓機構。他的球員生涯在他自己看來是一段令人愉悅的旅程,從作為夏威夷大學的雙能衛選秀落選,到輾轉世界各地打球,這段旅程從以色列到法國、義大利、德國、英格蘭(在這裡他第一次見到納斯,那個時候他在納斯執教的英國籃球聯賽的曼徹斯特巨人隊效力)以及澳洲。

  Handy決定成為一名教練是在2003年。那時候,隨著Handy的客戶從高中生到有望去國外打球的球員和能夠進入NBA的球員(他提到了托尼-德爾克、埃迪-豪斯、肖恩-馬里昂和彭妮-哈達威),他的發展道路進展得非常順利。當你確實擅長自己被賦予的技藝時,消息往往會傳播開來,這裡也是如此。

  在澳洲人帕蒂-米爾斯和馬修-德拉維多瓦就讀聖瑪麗學院(加州莫拉加市)期間,Handy在學校附近對他們進行的訓練讓(聖瑪麗學院)蓋爾人隊長期總教練蘭迪-本內特對Handy信任有加。而本內特恰好是布朗的老朋友,儘管布朗和Handy之前並無深交,但布朗和本內特之間的信任壓倒了一切。之後的事,正如Handy下文所說的,就是大家所了解的過去了。

  Handy與勒布朗和凱里-厄文之間的親密關係已經被很好地記錄下來,他早已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巨星專家。這一(與其他教練的)區別在去年8月得到了充分展示,毫無疑問當時他發布了的那張訓練照片——很快將成為2019年NBA自由市場的非官方宣傳海報——瞬間引爆了網路。

  當時沒人知道這張合照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看到在即將進入自由市場的球員里最頂級的兩位球星凱文-杜蘭特和卡哇伊-倫納德與新加入湖人隊的球星詹姆斯——迫切需要一名球員在下一個夏天加入他的球隊——共同進行訓練還是有些不可思議。很快,一些美好的想象就蔓延開來,Handy的Ins主頁 「94 Feet of Game」暴增了超過八萬名關注者。

  

  不僅如此,後來一張還包含湖人傳奇巨星Kobe Bryant的照片更是激起了人們的好奇心。

  

  對於熱愛籃球的大眾來說,這是一扇了解籃球精英世界的窗口,也是未來球星組合的可能預覽。對於一個月前剛剛同意加入暴龍隊的Handy來說,這只是又一次高質量的活動,也是他開始和他最新的超級巨星同事倫納德建立關係的機會。

  九個月後,Handy又一次進入總冠軍賽,並將再次面對那個熟悉的對手。毫無疑問,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再次捧起了東區冠軍獎盃。

  

  本採訪發生於(2018年)9月21日,採訪內容只進行了輕微編輯,以保證內容的簡潔和清晰。

  所以在8月21日,你公開了那張多人合照。這種活動有多罕見?在一個夏天之中,你能有多少次將這種天賦球員湊在一起?

  你知道嗎,薩姆,我認為對我來說,夥計,我對籃球有一顆赤子之心。我熱愛這項運動,很明顯,作為一名NBA教練,在賽季中我們有很多對手。很明顯,在過去的幾年裡,我一直和勒布朗、凱里(厄文)以及其他球員在克里夫蘭,很明顯,金州勇士隊是我們例行賽的對手。所以我一直在嘗試挑戰——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想用「挑戰」這個詞,薩姆——但我一直在嘗試幫助人們敞開心扉,接受我們在這個行業里教練和球員所做的事。在賽季里,我們是競爭者,我們是對手,我們試圖打敗對方。但是在休賽期,我的意思是NBA是一個小家庭,真的。這是一個兄弟會,我認為我們都很幸運能成為其中的一員,無論是作為教練、球員、教練還是其他身份。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幫助人們理解,夥計,在休賽期,大家想要變得更好,教練想要一起工作,我們都在努力讓我們的技藝變得更好。

  就我個人而言,我並不在乎球員們為哪支球隊效力。我在訓練館我就會努力幫助他們訓練。我和我們的一些球員一起工作,他們想要訓練,我的訓練館總是開放的。我的大門總是打開的,來幫助球員變得更好,顯然當卡哇伊(交易至)多倫多(在7月中旬),你知道他是一個我要試著建立關係的球員,並且盡我所能幫助他提高比賽就像我和其他人所做的那樣。我和勒布朗的關係一直很好。非常好。整個夏天我們都在努力訓練,這個夏天,讓杜蘭特保持敏銳,杜蘭特是我非常尊重的人,我想他也非常尊重我這個教練。

  顯然每個人都知道杜蘭特和勒布朗之間的關係——他們一直都很親密。這種訓練方式是非常自然的——(騎士的大個子)塞迪-奧斯曼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我去年在克里夫蘭訓練過,勒布朗和他有很好的關係並彼此尊重,這是很自然的。這並不是計劃好的。卡哇伊要來洛杉磯,想訓練幾天;勒布朗還在洛杉磯,他還在訓練;杜蘭特正好在洛杉磯,他想訓練;塞迪來洛杉磯和勒布朗呆幾天。碰巧的是,在時間上,這四個人能夠一起去訓練,一起度過一個愉快的下午,一起訓練,彼此鞭策。

  你知道粉絲們對這些東西的反應,所以當(照片發布),你也知道粉絲們會看著這些東西,並開始自行聯想到自由市場,然後幻想成分就開始發揮作用,他們開始想「這是什麼意思?那是什麼意思?」你想過這些嗎?

  不,因為那些傢伙,尤其是對我來說,只是純粹的一些名字。卡哇伊具有非凡的天賦,勒布朗具有非凡的天賦,杜蘭特具有非凡的天賦,塞迪是這個聯盟中一個正在崛起的球員,這只是關於籃球而已。就是這樣。那天只有四個人決定去訓練館,他們只是說:「嘿,夥計,我們好好訓練一下吧。」「讓我們儘力互相鞭策。」這真的是你能參加的最高級別的比賽。你現在有三個最好的小前鋒,還有一個試圖最終達到他們水平的年輕人(奧斯曼)。只是打籃球。這很自然。你會得到粉絲和其他媒體人士的猜測。你必須有一些東西去談論,(但是)這張照片的目的並不是把一切攪和在一起。這是真的,就像我說的,對我來說這張照片的目的只是為了展示不同球隊的球員和不同球隊的教練可以共同努力,幫助球員變得更好,幫助比賽變得更精彩,就像在同一個社區一樣。這就是這些傢伙聚在一起的原因——沒有別的。

  在NBA的7年裡,你不僅遇到了一些大牌球星,而且和他們建立了真正的聯繫。這是非常獨特的。當你面對多倫多的挑戰時,在翻過了湖人隊和克里夫蘭隊的篇章之後,現在來到了多倫多,你怎麼看?

  我要這麼說——運氣。我認為薩姆,這在很大程度上與運氣有關,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聽著,別誤會,我很努力。我是比賽真正的學生,我研究比賽。我一直是——球員發展和技術發展是我做過的事情,這就是我進入NBA的方式,所以對我來說,這部分是一種認真的激情和愛。這就像是我的初戀。我覺得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是為了幫助球員們提高他們的籃球水平,這對他們生活的其他領域也有幫助。但我也很幸運。我成為湖人隊教練的第一個機會是基於我的人際關係,以及我在自己所從事的領域裡做的工作,然後很碰巧科比在那裡,讓我有機會和他建立關係。

  邁克-布朗想讓我來克里夫蘭成為他手下的一員,那裡還有另一位年輕的天才球員,他繼續發展自己的球技,所以凱里(厄文)碰巧在那裡,我就和他培養了關係。然後勒布朗來了,這——再次——不是計劃或設計。我沒有一個這樣的藍圖。只是來了另一個偉大的球員,我必須想辦法和他發展關係。很明顯,去多倫多的時候,當整個交易發生的時候,我認為(前暴龍隊後衛)德馬爾(德羅贊)是一個偉大的球員,我真的很期待和他一起工作,試著和他建立關係。但事情就是發生了,我們所從事的這一行就是這樣,卡哇伊被交易了過來,我和他建立了關係。

  (但是)任何和我共事過的球員,我認為我和他們之間的關係都是建立在球場的關係之上的,幫助那些球員提高他們的技術。當他們看到這一點,感覺到這一點時,我想他們更願意,也更願意說「無論你需要什麼,教練」,因為他們明白,「嘿,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幫助他們繼續提高,繼續他們的職業生涯。」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這就是在NBA很大的一部分。

  正如你知道的,在很多時候,邁出第一步常常是最大的突破。所以當邁克(布朗)在2011年邀請你加入湖人隊的時候,你當時是在洛杉磯建立自己的事業嗎?你是什麼時候停止打球的?

  我職業籃球生涯的最後一年是2003年,在澳洲結束的。我當時效力於West Indy Razorbacks隊。但那時候我已經開始嘗試在澳洲訓練一些孩子了,在美國則是1999年就開始了。

  我退休后,我和妻子在核桃溪市住了很多年。在退休之後,我開了一個訓練機構,開始於1999年,但真正成熟是在2003年當我退休的時候。我只是,我深入研究了這個行業,我做了13年。這是一種磨礪。我有一群NBA球員客戶。我有大學客戶。我有高中生客戶。我有歐洲客戶。我有國家隊客戶。我只是在我所做的工作和項目以及我為訓練投入的設施的基礎上發展了一個有機的事業。

  蘭迪-本內特是聖瑪麗學院的總教練(自2001年以來),他是一個對從事的工作深信不疑的人。德拉維多瓦在聖瑪麗學院的時候我在那裡。帕蒂-米爾斯在的時候我也在那裡。我和蘭迪共事了很長一段時間。

  (上世紀80年代末,布朗在父親湯姆的指導下,在亞利桑那州梅薩社區學院踢球,與本內特關係密切。布朗後來在聖地亞哥大學打球,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蘭迪是該隊的助理教練之一。)

  很多人都不知道蘭迪還是那個把羅伊德-皮爾斯(亞特蘭大老鷹隊教練)送到克里夫蘭的邁克-布朗(2007年作為助理教練)身邊的人。羅伊德是舊金山灣區人。蘭迪是一個中間人。他的信任起到了作用,所以他告訴了邁克關於我的事,我和邁克有過一些對話。再次強調,這是關於你所認識的人,關於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這就是我的整個過程的開始。蘭迪-本內特只是認為我應該在NBA執教和工作,邁克尊重他的意見……他讓那個機會變成了現實。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猜你喜欢